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從《地震歌》看古地震

文/阿樹   《震識:那些你想知道的震事》副總編輯

1848年彰化大地震的當下,是怎麼樣的情境?

如今科技發達,地震過後經常可以透過各地的監視器了解地震時的情境,而在ptt八卦版、臉書或是其它社群軟體上,也經常可以「即時」的得知地震發生的資訊。甚至,說不定依靠這些資訊都能做得出等震度圖或是大略定出震央了呢!


不過,如果我們回到將近兩百年前的時代,那時的地震又是怎麼樣的呢?當然,我們無法真的穿越時光,唯一能仰賴的線索,便是當時留下來的文獻紀錄。然而在還沒有足夠的地震科學知識的時代,古文獻中描述的地震不會以科學數據的方式呈現,經常會有意想不到的風貌,譬如我們今天要談的古詩「地震歌」。
地震歌並序,翻攝自《台詩三百首》,楊青矗編著,敦理出版社,2003出版。
這一首古詩是台灣的詩人才子林占梅描寫當時道光年間的地震情境,詩中除了呈現地震時的樣貌,還融入了文學情感。接著我們來看看這首詩中如何描述1848年的彰化地震。

          天朗氣清日亭午,閒吟散食步廊廡。
          耳根彷彿隱雷鳴,又似波濤風激怒。
話說地震來襲是不看天氣、不看時辰的,就是因為地震的無法預料,才顯得更可怕!你想想,在天氣晴朗、心神放鬆的時候,忽有地震前的巨大聲響傳來(可以說是地嗚),即聲響巨大而詭異,但要將它聯想到大地震,一點也不容易。

          濤聲乍過心猶疑,忽詫棟樑能動移。
以詩中情境來看,巨大的地嗚後,接蹱而至的就是地震了(棟樑動移)。或許,這就和我們現今「強震即時警報」(地震預警)的感覺一般。假如我們現在的地震警報真能實現,詩中「心猶疑」的不確定感,或許就能消除大半,讓我們有機會即時逃生,只是時光難回,詩中的情境仍讓我們感受到「不知道大地震將至」的氛圍。

          頃刻金甑相傾碎,霎時身體若籠篩。
          廄馬嘶蹶犬狂吠,智者猝然亦愚昧。
如果地震規模很大、震源也離地表很近,那麼「是地震嗎?」這種疑惑應該不會太久,因為接著就會是很可怕的天搖地動。我想,用這四句詩來表現這種情境,再貼切不過了!
至於為什麼說「智者也愚昧」呢?詩中的地震發生於清道光年間,那時地震的科學仍然還有很多未知處,更不用說防災技術知識了,就算是高知識分子,在劇烈的搖晃下也是無能為力

          悲風慘慘日無光,霎爾晴空成晝晦。
          扶老攜幼出門走,忙忙真似喪家狗。
這兩句詩,阿樹並不打算用科學方式解讀,因為顯而易見的,剛經歷劇烈地震後的市街,即便是大白天,也會顯得「日無光」,加上斷垣瓦礫造成的塵土飛揚,也讓人心蒙上陰影,在這種慘狀下,誰還能有好心情呢?

          更有樓居最動搖,欲下不得心急焦。
          心急勢危肝膽碎,失足一墮魂難招。
雖然早年的樓房雖然不若現今的高樓大廈,不過光是二、三層樓的樓房,來不及逃避的焦慮和震度放大的效應,讓人更加焦急,步履更加蹣跚。

但是地震時就是很慌張啊,不逃命難道等死嗎?不,我們有更好的選擇,不逃不是什麼都不做,而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就地掩避,躲好躲滿!(延伸閱讀:消防署宣導,地震保命三步驟)
如果是擔心樓房倒塌的話,這就不是地震當下可以處理的問題,真正要處理的時機應該是平時的耐震補強或購屋時先了解房子的耐震程度…不過這就扯遠了,我們往後再談。

          蟻走熱鍋方寸亂,兩腳圈豚繩索絆;
          窘逼轉愁門戶狹,攀援不覺窗櫺斷。
「熱鍋上的螞蟻」描寫焦急奔跑著實貼切,而在極劇烈的搖晃當下還想逃生,那無疑就是像被繩索絆住一般啊!

話說或許有人會常聽到「地震來時要趕快開大門以防門變形」的論點,阿樹覺得這就像是兩句詩的狀態。以前的門、窗皆以木造為主,雖然有一性程度的彈性可抗變形,但遇到大地震仍顯得脆弱無比啊!

          如逢虎狼如觸蠍,形神惝怳魂飛越。
這句話讓我想到腎上腺素分泌,當人遇到危急情況時,有時就像有如神力附體一般,顧不得其它,或許這就是趨吉避凶的本能吧。

          偷眼視之但溟茫,滿耳聲聞唯窸窣,
          千家萬家齊屏息,大兒小兒多避匿。
          少選聲停地始平,相顧人人成土色。
雖然文獻中無法得知地震的搖晃歷時,但我知道九二一集集地震發生時,從發震時到全台的搖晃結束約102秒,當然,如果我們分地區來看的話,每個地區的劇烈搖晃不過十幾秒至數十秒。然而人心在面對這種情況時,總會覺得特別漫長,度秒如年啊!

          地平踏穩相欣告,眾口一時同喧噪。
          老者無眾少者疑,從此夜眠心不怡。
「你那邊也有地震嗎?房子還好嗎?」「剛才搖的很大好可怕!」「啊我家倒了啊!怎麼辦?」「你有看到XXX嗎?」……這就是震災後大家彼此見面一開口會說的話,可謂古今皆然。

          東南雖缺地無縫,豈有妖物簧鼓之?
          自是乾坤氣吞吐,世人哪得知其故。
當時的世人可能有觀察到地震與地表破裂的關係,但畢竟對「地震成因」渾然不知,自古以來面對敬畏、未知又撼動人心的地震,也只能用鬼神妖怪來附會了!

          幸哉淡水尚安全,可憐嘉、彰成墟墓。
          試問既震何重輕?消息茫茫歸劫數。
我想這在現在已經是眾所皆知的道理了,離震央越近處往往災情較為慘重,不過說起來台灣地狹人多,無論何處發生強震都難免有不小的災情啊!或者讓我們回想九二一地震時的情境,當時不管在何處發生的傷亡,都一樣令人心碎與心痛啊!

          長歌賦罷心轉愁,驚魂未定筆亦柔。
          此情回首不堪憶,此身猶自隨沉浮。
                  安得長屋縮地法,居無樂土免煩憂。
地震災害是大家都不樂見的,如果可以到一個永遠不受地震威脅的地方該有多少?詩末用《神仙傳》典故所載費長房有縮地術來假想自己若有神力就能免除地震煩惱了!

1848年彰化地震中受災較嚴重地區:大肚上、中、下保、大武郡東、西保、燕霧上、下保、南、北投保、馬芝遴保、半線保(淺紅色區域);圖中藍色星型符號為本文推估之震央位置。圖災害地震目錄GIS的建置2002


讀完地震歌後,想想今日的我們
九二一大地震,雖然撼動全台、傷亡慘重,但至少地震學家從這次地震的紀錄資料中拓展了科學研究,也讓我們更加警惕地震的可怕。然而如果我們要更了解全台各個有可能發生地震的地方,便需要更多次的地震紀錄,但我們也不能靜靜的等地震發生完才來研究,反而該更積極的收集資料,即使像「地震歌」這般以描寫經歷與心境的作品,除了具有文學與文化價值,也能在科學上作出貢獻。

很多歷史地震的研究,都是仰賴不同型式的史料拼湊出來的,而今我們若能從字理行間中解讀出地震的資訊,或是經由科學的角度論證這類出於情感上的描述,便能將古籍轉換成佐證,幫助我們推估歷史地震的樣貌。就像 《地震歌》詩末提到的,人們會擔心害怕地震,是出於災害的可怕和成因的未知,雖然直至如今科學上仍有許多未定之處,但就像棒球投手與打者對決前的準備一般,盡可能的累積資料,更加了解地震,做好「情報蒐集」,找出目前的「最佳選擇」,即使沒有辦法解決地震這個難纏的打者,只要多留下情報(科學研究論文、期刊),相信也能對於後繼的研究者,提供無限支援。

延伸閱讀:
災害地震目錄GIS的建置交通部中央氣象局託研究計畫報告2002
消防署宣導,地震保命三步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